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36

前文

36


朴灿烈的脖子上挂着一枚戒指。

已近黄昏了,他还没醒,边伯贤被他抱得太紧无法动弹,便继续躺着用目光描绘他的轮廓。他发觉一根黑色的项链绳藏在朴灿烈凌乱的衬衫衣领下,如同发觉宝藏的小孩,他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勾出绳子,一点一点拉动,然后看见了四年前自己送出的那枚银色素环跳了出来。

不知道几点了,夕阳穿过窗帘的缝隙赐予了他们一道金黄色的刻痕。室内的冷气开得挺足,好像被精心计算过那般,与温热的皮肤直接相贴的感觉就刚好。身上没有不疼的地方,比记忆中的第一次还要糟糕,但边伯贤还是觉得很幸福。——居然用上了幸福这个词。兜兜转转拉拉扯扯了这么久还是变成这样了,他这么多年的抗拒和...

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33-35

前文

33

世界上最忠诚的情人是谁呢?

不是他们在眼前的婚礼上所能看见的存在,而是前不久在葬礼上目睹的,死亡。

是死亡。只有死亡一直一直在等候,而人终有一天会拥抱他。

与这样绝对的忠诚相比,没有什么是斩不断躲不掉的——台风眼里的边伯贤曾试图这样说服自己。而不料对手越挫越勇,一不留神就又攻到了城门下,还把刀递出,尖锐的部分直指自己胸前,反而等他开口给个宣判。拿捏准他的软肋以退为进,怎么会有这样狡诈的人呢?

除了死亡之外,他还躲不过朴灿烈。边伯贤迎上他的目光,温柔的,坚定的,带着爱意和期许的目光,一瞬间竟分不清自己是与其兵戎相见的对手,还是已经苦苦等待救援已久的人质。

你在等什么宣判...

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32

01-03 04-05 06 07 08 09-10 11 12 13-14 15 16 17-18 19 20 21-22 23-24 (01-24wb有TXT)25-26 27 28-29 30-31

32


台风走了,天空连一片云都没有,蓝得像假的。常年泡在伦敦雾里的吴世勋很喜欢这样的天气。边伯贤带他环游首尔,自西向东,精细到走过每一条他有印象的街巷,繁华的,平凡的,富有生活气息的,...

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30-31

01-03 04-05 06 07 08 09-10 11 12 13-14 15 16 17-18 19 20 21-22 23-24 (01-24wb有TXT)25-26 27 28-29

30


出租车上的广播里播报着晚间新闻,一男一女两位播报员讨论着三日后将要过境的台风。朴灿烈拿手机支付了车费,然后晃醒了靠在他肩头睡着了的朴宥拉。

“姐,到了。”

虽然没有亲自体会过长途国际航班带来的疲惫...

为什么我不再写BE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W两个世界这部韩剧,设定是说女主爸爸画的漫画迷之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世界,漫画里的男主某天迷之从漫画里穿了出来来到了现实。我是一个重度荒诞主义&平行世界多宇宙论人士,我总觉得创作者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造物者。就像那部韩剧里的剧情,在你看来你创作的人物可能只是二次平面的,但谁知道它会不会在别的定义里的宇宙,更高的维度,或者是某个人类不曾涉猎的空间就变成真实的呢?我之前这么一想就觉得很战栗。虽然这种说法毫无科学逻辑,但是去相信一个“人同时也没办法证明它是错的”的可能性并不是不可以吧?
我后来就再也没有写过BE了,虽然BE很多情况下有存在的必要。但是我会是那种虐到倒数三段然后...

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28-29

01-03 04-05 06 07 08 09-10 11 12 13-14 15 16 17-18 19 20 21-22 23-24 25-26 27

28


阁楼开了个小窗,月色探进来,落到地板上。一层细小的灰尘贴着钢琴面,皱了个角的琴谱掉落在踏板旁。这个场景在两人的睡梦里出现过好多次,以至于如今放在眼前也总带着梦境中的朦胧感。

十二点五十七的时候边伯贤轻手轻脚地走上楼,朴灿烈已经在那里了,他站在开了...

FOG三刷完售感谢

封绘 @边边边边边造

收录《伦敦雾》《三人称》

[灿白/骨科] 天真有邪 27

01-03 04-05 06 07 08 09-10 11 12 13-14 15 16 17-18 19 20 21-22 23-24 25-26

27


六月二十一日立夏,前一日的雨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,街道上的水迹被回归的暑意蒸发殆尽,天空格外的蓝。边伯贤从都暻秀他们住的公寓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下午五点整,吴世勋帮他把三个大行李箱搬上车之后就没有再跟着,转而去找他的新室友们研究首尔攻略了。

这日边伯贤睡醒后就先联系...

【黑花AU/无间道】编造 17-19

00-03 04-05 06-07 08-09 10-11 12 13-14 15-16

17

 

解语花惊醒的时候才凌晨四点,他身体不安地挣动了好久,最终猛地一震,睁开眼睛。大口呼吸的同时五感逐渐回笼,可梦里的惊恐依旧压在他胸口,久久挥散不去。

或许是大多数梦境都不会被记得,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噩梦了。老一辈人常说“日有所思,梦有所想”,“不作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”。解语花虽然生活在复杂的棋盘里,担负着责任和秘密,但他依旧活得坦荡,不怕死亡,更不怕有阎王判官来扰。若是谁能真的命他认罪服刑,...

过去五六年里一直有人问我怎么写文怎么构造故事,这真的是很难回答的问题。直到今天我在wb上看见一条被誉为神仙创作的,小孩子写的诗的合集。都是些六到十二岁的孩子们写的诗,明明是最简单的话语却无比灵动鲜活,对他们来说那一定不是刻意堆砌的词句,却是我写了这么久东西之后最喜欢的那种,自然和平凡的感动。
比如

“晚上我打着手电筒散步
累了就拿他当拐杖
我拄着一束光”

再比如

“平静的海面,一阵微风拂过,荡起层层波纹。
大海是不是也老了呢?”


于是我终于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
天真和天性是最好的天赋。


隔着屏幕就能嗅到的气息 永远不可复刻的一群人 正正好一齐出现在那里 是恩赐 也是时代的意志 造就风华绝代 寄存在那天夜里 从未老去

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

【黑花AU/无间道】编造 15-16

00-03 04-05 06-07 08-09 10-11 12 13-14

15


菜市场的地上满是泥水,被踏碎的菜叶和苍蝇尸体搅和在一起,常年堆积在周遭的鱼腥气漫进人的鼻腔,再混上劣质烟酒的味道,让人打心底觉得恶心。

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侧身站在一面破败的拆迁楼矮墙后,鞋后跟踩在一坨狗粪边沿,有飞虫在他的墨镜片前打转,而他一动不动,沿着碎砖缝隙中的破孔,凝视着对面的笼屋。

这是深水埗残破的一角,是香港城繁华背后一道深重的旧疴。一张张铁丝网围住床位,碎布条拼起来的床单上躺着瘦骨嶙峋的老人。零星几件陈旧的生活用品和...

飞机上拿手机写的,试阅一下

PERSI

Please find my garden

and bring me my favorite song


01


楚歌第一次与范希对视的时候就觉得他不是人类。

隔着薄薄一层水雾,细雨和晨光一起落在楚歌的肩头,他只是恰好抬头与五米开外的范希撞上视线,这种想法就浮现出来。毫无预兆,没有任何前因线索,但又无比自然。那感觉自然到就像前一天晚上他在回家路上看到天边涌来乌云,心里闪过“好像要下雨了”这样的念头。

他看到范希的薄唇动了动。

“楚歌?”

楚歌在一瞬间的茫然之后又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拽回现实。他回头望见李威踩着水花朝他走来,将一把大伞撑过他头顶。再转回去的...

混更
今天在飞机上拿手机写了篇文 开心!(…

© 皈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